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我去1999年 > 第165章:離愁
    筆趣閣 www.64492679.buzz最快更新我去1999年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好啦麗玲,別哭了,是我對不起你,是我讓你受委屈了,千錯萬錯都是我林衛東一個人的錯……”林衛東苦口婆心的勸說著,勸了陳麗玲好半天,才把她的情緒穩定下來。

    安靜了一會,陳麗玲抬起淚眼看著林衛東,眼水還是不住的往下流,哽咽地說道“你為什么還要理我,你讓我自生自滅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啊麗玲,我怎么舍得不理你!”林衛東伸出手,擦著陳麗玲俏臉上的淚水,滿是心疼的說道“好啦麗玲,別哭了,哭多了眼睛腫了,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陳麗玲賭氣地說了一句“不好看你就別看呀,又沒求你看,你現在還理我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林衛東看到陳麗玲哭過之后,不再像一開始時那樣沉重悲傷了,頓時松了口氣,接著賠笑道“是,你沒求我看,是我自己控制不住想看你。”

    哭了那么久,陳麗玲也感覺累了,抹了抹眼角的淚痕,紅著眼盯著林衛東,看著這個讓自己傷心欲絕又朝思暮想的男人,既感到心酸,又覺得難過。

    站起來后,陳麗玲不看林衛東,而是把臉轉到一邊,冷冷的說“你不用管我,我沒事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還是有些擔心,勸說道“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陳麗玲想都沒想,便拒絕了“不用你陪我,都說了沒事了,哭過以后,我心里就沒那么難受了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嘆了口氣,拉住陳麗玲的手,說“麗玲,你現在是不是特別恨我?”

    陳麗玲凝視著林衛東,搖了搖頭,認真的說“我從來沒有恨過你,我只恨我自己,為什么這么壞,要搶別人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忙道“麗玲,你千萬別這么說,我發誓,在我心里,你一直是最美最善良的好女孩。”

    陳麗玲沒搭話,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說“衛東,其實你女朋友人挺好的,我看出來了,你倆很幸福,我不應該介入你們之間的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林衛東走過去,輕輕抱了她一下,語重心長地說“麗玲,你就別再自責了,我都說了,是我的問題,是我三心二意,讓你傷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林衛東本來想跟陳麗玲一塊回去,可是陳麗玲沒有同意。

    林衛東不放心,就一直在她身后尾隨。

    回到學校之后,陳麗玲和林衛東一前一后,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關上房門,林衛東把早餐擱在桌上,來到了床前,柔聲說“小懶豬,快起床啦,早餐我都買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思嘉睜開眼睛,問道”你怎么買個早餐,去了這么長時間?”

    林衛東隨口撒謊道“在路上遇到我老師了,我跟他聊了會天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老師有什么好聊的,難道你們平時沒有時間聊嗎?你看,你都出汗了,快點去洗澡,我要抱抱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又好氣又好笑地道“這大白天的,我出門去鎮上走了一圈回來,出點汗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再說了,咱倆只是抱一下而已,你又不跟我洗衣服,我洗這么干凈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口中所說的“洗衣服”,是嘿呦的隱喻。

    思嘉撅著嘴說”我不管,反正你要抱我,你就要先沖一下澡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才懶得跟啰嗦,直接跳進暖和的被窩,抱著思嘉,明知故問道“親愛的,你說,你到底什么時候,才肯同意跟我洗衣服?”

    思嘉嗔道“你別問我呀,你是男生,這種事情要你自己主動,你要是讓我開心了,說不定我一心軟,我就全依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思嘉這番話,林衛東心里很是高興,因為他很清楚,這是思嘉信任他的表現。

    可以這么說,經過這一年多來的相處和相戀,思嘉已經完全信任他了,也將自己視為她心目中唯一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林衛東現在心里有想法,他可以隨時奪走她身體里最寶貴的東西。

    可是林衛東并沒有這么做,他并不急于沖破思嘉身體里的最后一道屏障,因為這一切本來就是屬于他的資源,他想什么時候開采,就什么時候開采。

    不過,這話又說回來了,兩人貼在一起,這種親密無間的姿勢,的確讓人感到溫馨和安全。

    在床上溫存了一會兒,思嘉便在林衛東的催促一遍,起床洗漱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林衛東閑著沒事,就跟羅治國借摩托車。

    當羅治國聽林衛東說,他要騎車載女朋友思出去兜風之后,二話不說就把鑰匙掏給他了,還叮囑他說“注意安全,不許開英雄車!”

    林衛東笑了點了點頭“老師你就省點心吧,我這個人最惜命,你就是貼錢給我,我也不敢在山路上開快車。”

    然后,林衛東騎上摩托車,載著思嘉,慢悠悠的沿著山路兜風。

    這一晚,陳麗玲度過了一個無眠之夜,滿腦子盡是林衛東的影子從梅安師范學院成為同學開始,因為無意中看到《e網情深》這本書,與他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,接著又在沙溪中心小學一起實習。

    她驚訝地發現,從進入大學開始,林衛東居然就如影子一般,始終與自己相伴。

    陳麗玲躺在床上,想著高大英俊、溫柔多情,又有才華的林衛東,她自己想著“要是能衛東這樣的男人,只屬于自己一個人,那該有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自從跟林衛東有了感情以來,陳麗玲每一天,都過得很矛盾,在享受與林衛東歡愛的同時,也承受著無比的煎熬和自責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,當真是剪不斷、理還亂,是離愁,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    第二天,起了個大早,覺得屋里悶得慌,陳麗玲起床到樓下隨便走一走。

    太陽漸漸升了起來,教師職工宿舍房前有許多大樹,隨風搖曳,樹葉上掛著露珠,在清晨的陽光下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懷揣著心事,在操場里轉了一圈,她又漸漸地轉了回來,走回了所住的房子。

    就在她下意識拿著鑰匙開門的瞬間,正好看到從屋里出來的林衛東。

    兩人懷有共同的秘密,此時目光相對,都有一番感慨在里面。

    只是由于王思嘉的存在,兩人的感慨都有些復雜,又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因為還在大學讀書的緣故,王思嘉只在沙溪中心小學住了三天,就趕回學校上課去了。

    轉眼,已經是12月中旬。

    到了今時今日,林衛東心里很清楚,無論他愿不愿意,他在沙溪中心小學的實習生涯,都已經接近尾聲了。

    早上,林衛東過來敲門時,羅治國和妻子謝蟬正在喝粥吃咸菜。

    見到林衛東,老兩口一臉熱情,這幾個月下來,林衛東對他們挺好,在用錢上為挺大方。

    唯一的遺憾就是林衛東太忙,除非羅治國夫婦倆主動邀請,林衛東已經很少主動到家里來坐一坐了,更別說早上進家門。

    謝蟬嘴里還包著一塊大白饅頭,含糊著道“衛東,吃早餐沒有?”

    “還沒吃,嬸。”

    謝蟬放下碗,趕緊去盛了一碗熱粥,把鍋里的包子端了過來,又去夾了兩塊腐乳,道“衛東,趁熱吃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嬸。”林衛東也不客氣,喝著稠稠的米粥,問羅治國“老師,我什么時候才能上公開課?”

    羅治國笑著問道“怎么?等不及上臺講課了?”

    林衛東笑著點了點頭“是啊老師,都快實習結束了,我還沒上過講臺呢。”

    羅治國又問“你準備好上臺了嗎?”

    林衛東自信滿滿地說“老師,我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羅治國思索片刻后,說“那行吧,也到了實習驗收階段,這周三,我會給你安排一節公開課,到時候學校會有老教師過來聽你上課,你一定要好好表現,千萬別給我丟臉。”

    林衛東信誓旦旦地說“放心吧老師,我一定會替你爭口氣的。”

    因為前世就有豐富的教學經驗,林衛東在接下來的公開課上,表現得異常出色,完全不像初來乍到的新人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筆趣閣 www.64492679.buzz最快更新我去1999年最新章節。
26选5今晚开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3d棋牌游戏源码 免费手机打字赚钱软件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福利彩票排列7历史号码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河北快3遗漏分布 青海快3台子 皇家三分彩开奖公告 2020幸运飞艇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山东体育彩票网 腾讯分分彩玩法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一分彩计划全天计划 云南时时彩游戏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