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卿非未良人 > 第三百章
    筆趣閣 www.64492679.buzz最快更新卿非未良人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朝歌!中宮無主,父皇讓蘭貴妃掌管后宮大權,名義上她就是哥哥的母妃,自然也是你的母妃,這樣的話,不可再!”靖陽太子嚴肅的對著朝歌道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什么兒戲,嬉鬧一下就好了,這樣的話,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了,同他也無關系,若是被旁人知曉了去,被有心人加以利用,又該如何自處!如今,這個后宮,貴妃殷氏一手遮,朝堂上,秦王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朝歌也不話,她心里是生氣的,她也知道個中牽連,自己不能再下去了,不然受苦的還是哥哥,可朝歌仍是生氣,將手中方才折的花一股腦扔給靖陽,顧自己一個人往前走著。

    “秦王入宮了嗎?”

    不得不,保養的還是十分得當的,至少沒有看出什么歲月的痕跡。看了許久,蘭貴妃終于舒展了眉頭,對著身后的綠英開口道,

    蘭貴妃拂了拂衣袖,轉身側頭看著銅鏡里站著的自己,很是滿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可是的,本宮倒要看看,是誰打了誰的臉?!”

    這牧榮凰是個招惹不起的主,且不陛下對著郁后的情分猶在,就憑著她日益見長,像極了郁后那張魅惑眾生的臉,不免時時引起陛下的寡思,男饒愧疚遺憾最是長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娘娘……”綠英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換什么換!皇兒是本宮的皇兒,今日是本宮的喜事,今夜是本宮的晚宴,本宮難道還怕她不成!”

    “現在時間還充分,娘娘要不,換件……娘娘的這件雖美,可奴婢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都關門離開了,寢殿里只剩下了綠英一人,綠英起身,開始替蘭貴妃整理宮裝。

    “是,”

    “下去!都下去!”

    蘭貴妃身子一動,整理衣服的婢女是始料未及的,不免拉扯了一下,嚇得她連忙跪了下來,磕頭認罪,

    “什么!她是存了心要本宮難看!”

    綠英將剛才的事情通通講了一遍,還將從元冬和錦香那里聽來的閑言碎語給添油加醋的還原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啟稟娘娘,奴婢見元冬和錦香兩個婢女從尚衣閣出來,奴婢進去問了里邊的麼麼,是公主半個月前就做了套衣裳,也是正紅色的,奴婢討要了樣式,精細得很,估摸著今夜是要穿著赴宴的。”

    一眾的丫頭都低下了頭去,不敢喘息。

    因為貴妃這些年走的一直都是溫婉大氣的江南女子的路線,柔柔弱弱,嬌嬌滴滴,陛下老了,如此這般溫順客人,自然深得陛下的喜愛,而此時突然厲聲,自然是有些相悖的。

    原本精致的妝容,此時倒是有些不相配了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這宮里難不成還是當年郁馨瑤的后宮,要是誰敢多嘴,不要怪本宮讓她難堪!”

    蘭貴妃由著侍女給她著手更衣,臉上也已經畫好了精致的妝容,和頭上戴著繁瑣的頭飾了,看到綠英回來了,頭微微偏了一下,看了一眼,見綠英有些局促的看著周遭的人,

    “,”

    剛才那個一直跟在她們身后的婢女,就是蘭貴妃殷氏身邊的綠英,她是宮里的老人了,是蘭貴妃的心腹,經常幫著殷氏做許多的壞事,在她們離開后也進了尚衣閣,這不,一回來就像她家主子回稟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從長樂宮打聽來的消息,”

    自古,流言出于口,長于心,最是要人命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前一后的就往長樂宮的方向走著,全然沒有注意到身后聽墻角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公主也該等急了,咱們快些取了衣服走吧,好讓公主換上,公主膚白,穿紅色正是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錦香姐姐……”元冬像是還想些什么的樣子,卻被錦香出言打斷了。

    錦香緩了緩語氣,“且不別的,只一點,你是要知曉的,你我既是公主的奴婢,是生生世世都要替公主著想的,太子是公主的哥哥,是公主想要保護的人,雖不能要求你也一樣如此,竭盡全力,至少也是應該懂得的,這宮里生活的人,哪個不辛苦?”錦香見元冬這樣子,不免也嚴肅起來了,這般道。

    “元冬!這話哪里可以亂!太子就是太子,容不得你我隨意議論!”錦香按住了元冬的手臂,壓低著聲量呵斥,見元冬一臉委屈的模樣,無奈,收了收臉色,她也是好意無心,可這樣的無心卻是會要了人命的。

    在元冬看來,什么太子,根本一點用也沒有!成日里只能讓她家公主受盡委屈!她家公主,本該是蘭渠最尊貴的女子,擁有最好的東西,嫁與最好的男兒,可如今,卻要受著這些不知名頭的罪,太子想要王位,誰不想要,難不成還要公主去幫他搶嗎!元冬越想越氣!雖然這太子平日也挺好的,可……這怎么能一樣!

    “公主已經是公主,正后嫡出,又是陛下唯一的公主,是自就有的榮華尊貴,蘭渠王城最耀眼的女子,就算放眼六都,也是絲毫不遜色的,又同蕭將軍青梅竹馬,待成年嫁與蕭府,何不美好?哪里需要去爭去奪這些?她如今受的做的,哪一件,哪一樣,不是為了太子,都太子大氣有度,在我看來,就是無用!”元冬這般道。

    “錦香姐姐,我雖沒有你的穩重得體,很多時候也總是后知后覺,可我自幼呆在公主的身邊,雖是主仆,卻是打便有的情誼,公主不開心,我就不開心,你可,公主為何不開心?”哪知這一次,元冬并沒有像先前幾次,就此打住,反倒質問起錦香來了,還的頭頭是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元冬,太子殿下的一點也沒錯,這些年倒是真的把你慣的無法無了,如今到快成了半個主子的架勢了!”錦香連忙制止了她,警惕的看了看周遭無人,這才半開玩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,前些日子,蘭貴妃早就讓人取了新的宮裝,也是同樣的顏色,估摸著就是今夜要穿的,陛下雖無明旨,可滿宮里的人,誰不知道,蘭貴妃相當于王后了,我就是不明白,公主為何總是要同那蘭貴妃過不去!讓陛下難堪!害自己平白受委屈!”還越越起勁,越越大聲。

    元冬先是不話的,后來走了幾步,想也是忍不住開始抱怨起來了,這一抱怨,便是沒完沒了,一股腦的脫口而出,

    從上陽宮出來,元冬就一臉的不高心樣子,鼓著臉,本就胖乎乎的臉,這下子更肉了。

    “元冬,你又怎的一臉的不高興?”錦香開口道。

    將衣服從尚衣閣取回來的路上,元冬和錦香兩人并肩走著,邊走邊聊。

    “奴婢去拿來即是。”錦香完便拉著元冬一塊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痛快?總之我是痛快不了聊,不如大家一起?”朝歌輕笑一聲,這般道,還不忘用眼神掃了一眼元冬。

    “公主如此,怕是皇上的臉上也掛不住,何必給自己找那么多的不痛快?”錦香開口道。是啊,蘭貴妃之所以那般猖狂,不就是因為陛下的寵愛嘛,到底,這后宮終究還是陛下的后宮,陛下任著,她自然也就任性了!

    身邊伺候的幾個婢女,聽了此話,除掉元冬和錦香,也都一個個跪了下來,不敢言語。

    又繼續補充道,“本宮今日就是要如此,警戒后宮中人,莫不要忘了尊卑有序,她貴妃殷氏縱然再得寵,也不過是個姬妾,上不得臺面的姬妾!”朝歌話間按了手中的梳子在梳妝臺前。

    上陽宮為王后所居宮殿,饒是如今奢華輝煌的韶華殿亦不能同之相比擬,居上陽宮者才為尊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確實,朝歌為女子,宮中女眷,亦未成年,因此一直將養在宮中,居在郁后所住的上陽宮,至今不曾搬離。

    “中宮無主,論理,誰也沒有資格!后宮無后,論理,本宮就是那一個尊貴之人,本宮貴為嫡出公主,居王后的上陽宮,穿正紅色,有何不妥!”朝歌這般道。

    “對呀,公主的宮裙那么多,為何非要穿正紅色去,”元冬也這般附和著。

    正紅色宮裝除卻王后,便就是待嫁的新娘出嫁那日所穿,只是這后宮無主,多年來都是以貴妃娘娘為尊,因而大家也都自然而然的以為這是尋常,都心照不宣了。

    “宮中貴妃大喜,主為陛下與貴妃娘娘,公主穿正紅色出席,怕是不妥。”錦香回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拿來穿了,今夜中宮夜宴,皇子滿月,本宮自是要盛裝出席的,恭賀貴妃大喜!”朝歌輕巧的道,抬手扶了扶錦香方才梳好的發髻。

    錦香的心思一般都很細膩,細膩到什么程度呢,就比如,太子殿下就比較欣賞她,覺得她才更適合留在宮里,留在朝歌身邊。

    “公主要它做什么?”于是元冬就止了步伐,一般這個時候,兩人左右聊幾句,結局都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元冬正要領命轉身出門去取的時候,只聽見站在身后的錦香開口問道,

    “去把我的正紅色宮裝取來,就是之前吩咐尚衣閣做的那套,這么些時日,也該成品了,”朝歌吩咐著元冬。

    “公主這是哪里的話。公主千金之軀,身份尊貴,元冬不敢。”元冬行了個禮,恭敬的回道,只是這話里話外多少有著滋味在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還使喚不動你了?”朝歌一聽她那有氣無力的表情,故作生氣的道,卻也只是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元冬不似錦香那般的巧手細致,所以每次梳妝打扮的時候,都是錦香在里面伺候著的,一般都沒有元冬什么事,今又是怎么了!

    “在呢,公主殿下又有何吩咐?”彼時的元冬正在照料她的那些個花花草草,很是閑情雅致,被突然這么一喊,也沒什么好氣的,進了屋,這般道。

    突然,喊了幾聲元冬,嚇得錦香和其他奴婢好一跳!果然,端莊不過三秒,安靜不過兩兩。

    屋內,朝歌正端莊的坐在梳妝臺前,由著錦香梳著她最拿手的發髻,自己則是一手把玩著梳子,翻來覆去的擺弄。

    “元冬,元冬!”

    母親早亡,父親不只是自己的父親,只有他們才是至親的人,他們習慣于互相安慰,互相照顧,互相幫助,互相為彼此舍棄彼此。

    朝歌,很愛很愛她的哥哥,靖陽也很愛很愛朝歌,這種愛無關男女,卻一樣出于心,濃于血,滲透到了骨子里,仿佛自己都已經成了習慣。

    “本太子偏不!朝朝,朝朝……”

    母后過,榮凰,榮凰,哪里有那么多的榮耀于凰,這名字太華麗,太疏離,可母后不知道,名字名字,字已名為字,朝歌,也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朝朝是朝歌的乳名,像極了男孩子,還是個多音的,難聽死了!朝歌一般在不相熟的人那里,自稱榮凰,大多數人不是叫她公主,那就是榮凰,只有同哥哥在一起的時候,哥哥同母后一樣,喜歡叫自己朝歌,朝歌也喜歡別人這么叫她。

    母后還在的時候,每次朝歌一生氣,母親都會叫她,朝朝,來哄她,取鬧。

    “不準再叫本公主‘朝朝’!”朝歌也是一秒破功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朝朝,哥哥同你是至親血脈,打斷骨頭連著筋,是透進骨子里流著一樣的血,其他人都不及你重要,哥哥一輩子都會保護好你的,不讓你受傷害。”這個倔強的姑娘,這個美好的姑娘,因了自己,遭受了那么多,平白無故的牽連,卻還是如此,可愛!

    靖陽順勢抓住朝歌的手,鄭重嚴肅的道,眼里滿是心疼,

    “我哪有!我才不稀罕你呢!”朝歌是這般的,可臉上還是放松了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瞧你,這樣子,哪里有個女孩子模樣,好了,哥哥陪著你不是更好!省的你整叨叨,哥哥去哪了?哥哥又去哪了?還成往樹上跑!”靖陽倒也不惱,追了上去,跟在身后,厚著臉皮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一早便進了宮,打點事宜,此刻,依禮是去皇上那請過安,再來娘娘宮中的,”

    “讓他不必著急想著母妃,也該去瞧瞧太子,為臣為弟,也是應該的!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的是。”<script>LdgRead();</script>

    筆趣閣 www.64492679.buzz最快更新卿非未良人最新章節。
26选5今晚开